另一个苏妲己:既美若天仙又祸国殃民因杨广要留下却被斩首示众

张丽华是陈后主陈叔宝的妃子。她是哪里人,已经不知道了,只知她祖上被编入军籍,平时务农,战时入伍。她的父亲和哥哥都是以编织芦席为业,故而家中十分贫困。丽华出世,家中只是为多了一张嘴而感到累赘,哪里有人顾得上疼她?她只能在饥寒交迫中度过自己的童年。

陈朝太建元年(569),陈宣帝为太子陈叔宝选妃。刚刚十岁的小丽华也被穷困无奈的父母送去应选,居然一选就中。当然不是妃子,而是一般的宫女。选中的妃子姓龚,被封为良娣。小丽华就被分派到这良娣的宫中做事,叫做“给使”。

六年之后,张丽华给太子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为陈深。张丽华成年后长得异常美丽。她的眼睛很大,炯炯有神。每当她高兴时,用双眸凝视他人,被看的人都会感到她的眼中进射着七彩光芒,周围的东西似乎都被那四溢的光彩照亮了。她的头发像漆一样黑,缎子一般滑,镜子一样亮,足足有七尺长。她风度翩翩,神采奕奕,姿态优雅,举止闲适,即使作为君王身边的女人,也可谓尽善尽美。后人曾形容她“脸若朝霞,肤如白雪,目似秋水,眉比远山”,不免落入俗套。她常常艳妆登上高楼,亭亭玉立,时而回首凝眸,时而凭轩远眺,人们从宫中遥遥望见,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女来到了人间。靠着姿色与聪明,张丽华逐渐获得了太子的宠幸。

太建十四年(576)正月,陈宣帝病故。举丧时,事变发生了。太子的大弟弟,始兴王陈叔陵用御医为宣帝做药的药刀刺杀太子,砍伤了太子的脖子。太子倒地后,生母柳氏扑上来救太子,也被叔陵在手臂上砍了几刀。还是太子的乳母冲上来从背后抱住了叔陵的双臂,太子才在生母柳氏的扶持下狼狈逃出。

第二天,太子带伤组织人马攻进始兴王府,把叔陵杀死。第三天,太子怕夜长梦多,马上宣布即皇帝位,大赦天下,翌年改元。等到政局稳定之后,这陈后主才回到承香殿里躺下养伤。太子妃沈良娣虽然也按制度被定为皇后,过几天就要举行册封礼了,但陈叔宝并不很喜欢沈氏。他最喜欢的仍是张丽华。于是,他就命丽华入承香殿侍疾。到了月底,在后主册封沈氏为皇后的同时,丽华被册为贵妃,位置仅次于皇后。此后好长一段时间,后主整天与丽华在一起,沈皇后和其他妃嫔几乎都见不到后主的面。丽华趁机与后主加深感情,后主渐渐对她言听计从。至德元年(583)正月,后主封丽华所生皇子陈深为始安王,食邑两千户。不久,又加官为军师将军、扬州刺史。

陈深聪明好学,从小就很有志向,品行端正,容止俨然,常常受到左右近侍及大臣们的夸奖。后主迷恋张贵妃,对始安王也加倍疼爱。本来后主已立长子陈胤为太子,在张贵妃不断地劝说下,后主动了废掉陈胤而立陈深为太子的心思。

陈朝建国之初,北周就已被隋国公篡夺。后主即位时,隋主势力已很强大,陈朝国势岌岌可危。可后主只是沉缅于声色狗马,对治理国家全无心思。即位后更是终日离不开阵酒和女人,朝中忠直的大臣渐渐都被疏远了,而善于逢迎拍马的按臣孔范、江总、司马申等却得到了重用。

至德二年(584) ,隋国公与突厥人开仗,打得不可开交。后主更以为太平无事了,于是命人在光昭殿又盖起了三座高楼,命名为临春阁、结绮阁、望仙阁。各高数十丈,殿宇宽广,连绵数十间,所有的窗阙、门相、栏槛,都用沉香木或紫植木制成,墙上柱上,到处都镶嵌着黄金碧玉,珍珠翡翠,所有的门窗都挂上珠帘,室内陈设着宝床、宝帐,各种古董宝玩,应有尽有。每当微风吹过,浓郁的香气几里以外都可以闻到。每当朝阳初升,三阁中的宝物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阁下有巨石叠成的假山,有回旋九曲的小溪,有清澈见底的池塘,周围种植着稀奇的花草树木,四季花开不断。后主自己住在临春阁中,张丽华住在结绮阁,龚、孔二贵嫔住在望仙阁,各阁之间,复道行空,交相往来。后主在三阁之上往来宴乐,常常数月不曾下楼一次。

当时,后主宫中受宠的还有王、李二美人,张、薛二淑媛,袁昭仪,江修容等人。她们一齐都到三阁之上鬼混。后主又命善长诗词文章的宫人袁大舍等人为女学士。一次,阁上开宴,袁大舍与张贵妃等八个女子倚着后主团团坐下,外围则坐着仆射江总、都官尚书孔范、散骑常侍王磋等十人,号称“押客”。后主拥着八个美女,先令她们每个人都用五彩笺写出一首五言诗,写好后传给十押客,十押客急忙各呈文才,不一会儿,也各自写好一首和诗呈上。动作稍慢一些的,即会被罚喝酒。这些诗大都描写妃嫔们的容貌服饰和宫廷生活。如“璧月夜夜满,琼树朝朝新”、“妃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等等。被后人称为“宫体诗”。后主从其中选出尤其艳丽的,谱上乐曲,让几千个宫女学唱,然后分别为后主、妃嫔及押客们演唱。其中有些曲子直到数百年后还有流传。

后主君臣醉饮酣歌,男女杂处,不分尊卑,常常从傍晚闹到天明,朝政自然日益荒废下去。所有百司启奏,都要通过太监蔡临儿、李善度来传达。后主则靠在软垫子上面,把张贵妃抱在怀里,一起批阅奏章,共同决定处理意见。贵妃博闻强记,极富辩才,有时蔡临儿、李善度有什么事记不起来,贵妃都能替他们说出来。国中和朝廷里有什么大事,张贵妃事先一定知道,然后向后主报告,并加上自己的意见,后主无不言听计从。于是乎,大臣们全都拜倒在张贵妃的脚下,有事必先与她商量。阉宦权贵之家,钻营势力之徒也都争着向贵妃进献贿赂,以求引进。据说,当时陈朝百姓有不知道后主陈叔宝的,却无人不知张贵妃张丽华的。

地位稳固了之后,张贵妃日夜向后主要求改立太子。太子陈胤生母早逝,由沈皇后抚养长大,立为太子之后经常与沈皇后往来。后主本来就不喜欢沈后,现在见她与太子来往密切,就怀疑沈后与太子对自己不满,在一起发泄怨气。张贵妃更是趁机进言,说太子可能图谋不轨。孔贵缤及大臣孔范等人也都出来证明贵妃的猜测有理。后主一怒之下,终于在祯明二年(588)五月废掉了陈胤,改立陈深为太子。

这一年,江南到处都发生了自然灾害。陈叔宝笃信佛教,就把自己卖身给佛寺为奴,想以此来攘除灾害。张贵妃也是非常崇信佛教,见后主暂时做了佛奴,她也不甘落后,干脆在宫中设起祭坛,召集僧巫入宫大做法事,又令许多女巫在宫中跳起祭神的舞蹈。一时间,佛教在陈朝大为盛行。后主花了大量金钱从佛寺中赎身出来之后,又在皇宫里建造大皇佛寺,寺中兴建一座七级浮屠。谁料,刚要竣工,忽然一把大火,把那浮屠烧个净光。贵妃还有一个笼络人的办法,就是向后主推荐后宫有姿色的妃嫔。这样即使后主满意,也使后宫的许多妃嫔感激她。

大家都一齐到后主那里说贵妃的好话。后来陈叔宝干脆答应,在适当的时候把沈后废掉,立张丽华为皇后。不过,不等这个许诺实现,灭顶之灾就到来了。正当后主竭力淫乐的时候,隋朝大军杀向建康。陈军望风披靡、节节败波。陈叔宝任命老将萧摩诃为大都督,但对萧提出的作战计划却置之不理,胡乱指挥一通,硬是用优势兵力接连打了几场大败仗。萧摩诃新近娶了一个小妾,可后主趁萧都督在前线作战,把他的小妾拉进宫中“侍寝”。萧都释听到消息,怒火中烧,拥兵不前。难怪陈朝军队一败如水。

这时,后主正与张贵妃、孔贵嫔在宫内做游戏。听说隋军已经攻入皇宫,这才急急忙忙来到朝堂上,大呼文武官员前来护驾。然而树倒瑚孙散,文武百官乃至皇宫卫队早已溜得干干净净,皇宫里已是空空荡荡。喊了半天,只有两个忠臣前来,一个是尚书仆射袁宪,一个是后阁舍人夏侯公韵。袁宪认为,后主应该在朝堂上正襟危坐,等着隋军进殿,然后再与他们交涉,就像梁武帝对待反叛的侯景一样。可陈后主哪里还坐得住?听到外面喊声震天,忙从坐榻上跳下来,一面往后宫跑,一面说:“锋刃之下,不可交当。我自有计! ”哀宪与夏侯公韵连忙随后跟去。

一进后宫,就看见后主带了十几个妃子跑到了景阳殿的后面。二人连忙上前,问后主打算怎么办。后主说,就藏在眼前这口景阳井中。袁宪极力谏阻,后主不听。夏侯公韵干脆用身体把井口遮住,不让后主下去。后主一面训斥夏侯公韵一面亲自用手去拉他。无奈,后主手无缚鸡之力,拉他不动。争执了半天,隋军己打到后宫门外。袁宪与夏侯无奈,只好任后主自去藏身。后主命令妃嫔们把他与张贵妃、孔贵嫔三人慢慢放入井中,然后自寻生路去。

不一会儿,隋军一声呐喊,围到了景阳井旁。兵士向井内喊话,后主与张孔二妃站在井底的浅.水中,不敢回答。军士大呼:“向井中扔石头了!”后主吓得赶快应声呼叫。隋军于是放下绳子往上拉人。可军士们全都纳闷:“怎么这般沉重,这陈后主该是怎样一个大胖子呢?”拉上来一看,全都弄得哭笑不得。原来,一男二女三个人捆作一团。这一来,隋军倒省去了捆绑的麻烦,把后主三人押解而去。唯有太子陈深在东宫之内闭门安坐。太子舍人孔伯鱼在一旁陪伴。隋军冲进东宫,太子十分镇定地用话语慰劳他们。隋军官兵大为敬佩。

韩擒虎捉住后主三人后,向左仆射高颍报功。晋王杨广(就是后来的隋炀帝)忽然派高颍的儿子高德弘传话说,让他把张丽华留下给晋王受用。高颍对晋王的行径很不满意,于是一面以姜太公蒙面斩苏妲己的故事回报晋王,一面命人把张丽华牵到青溪旁边,一刀砍下了那颗不满三十岁的头颅。之后,又把她的头颅挂在青溪桥上示众。

张丽华还有个小儿子,名庄,字承肃,形貌最丑陋,为人也极刻毒,被封为会稽王。后来与父亲及哥哥太子深一起被俘入隋朝。他们都被封了一个小官,浑浑噩噩地过了此一生。后代有许多诗人都以张丽华的故事为创作题材,如唐杜牧的《台城曲》,宋苏轼的《虢国夫人夜游图诗》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