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纹在陶瓷运用上的演变过程探析

莲花纹是我国的传统装饰题材,春秋战国时期的铜器与陶器,普遍采用莲瓣纹作为装饰,而陶瓷上的莲花纹是从佛教艺术中提炼出来的。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受到经济文化和佛教的影响,莲花纹表现形式日趋多样,花纹种类日益增多,无论是皇家、民间还是在儒、释、道艺术中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从东晋开始再到南北朝的鼎盛时期,莲花纹都带有比较浓郁的宗教色彩。到了唐代,中华民族的巨大同化力将外来的艺术精华融入到本民族的传统艺术中,陶瓷莲花纹进入到成熟时期。宋代我国陶瓷装饰艺术有了长足的进步,陶瓷装饰题材日益丰富,莲花纹作为我国传统的陶瓷装饰纹样之一,日益世俗化。

中国古代陶瓷莲纹装饰,有着极其丰富的思想内涵与装饰形式,历经数千年漫长的历史演变,至今仍然活跃在当代人的生活和艺术创作中。莲花纹饰作为最古老的植物装饰纹样之一,历来深受中国人的喜爱,这和它深厚的文化背景有密切关系。莲花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人最喜爱的花卉之一,古人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来赞叹其外貌之美,以“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来赞其孤傲、高雅、纯洁的品格。莲和荷更有寓意吉祥深远,集谐音巧联,独沐佛光为一身之绝妙。自古以来莲花就被人们视为圣洁和祥瑞之物,人们对莲花的钟爱也已成为传统的习俗。

莲花纹是一种以佛教“莲花”为题材的纹饰,称为莲花纹饰。莲花在佛教文化影响中是一个普遍被接受的符号,莲花和佛教的渊源由来已久,如佛祖诞生时就有“步步生莲”的传说。莲花是整个佛教的象征,以莲花的纯洁表示佛国净土,佛教中用“出五浊世,无所染着”来赞誉莲花的圣洁。东汉时期佛教传入中国,并一度广泛传播开来,而中国的骄傲“陶瓷艺术”也受佛教的影响有了浓郁的佛国色彩。“莲花纹”之所以在中国的陶瓷艺术中有如此繁多的出现与佛教在中国的传播,佛教对中国人民生活的影响有着密切的联系。莲花在佛教中象征着精神的升华和理想完善的境界,莲花的高洁寓示了佛教的教义精神,即真善美的集合。在中国传统儒家文化中莲花是真、善、美统一的化身;而莲花绘画题材所展现的苍翠幽雅、富于冷静,给人带来幽玄情趣的色泽正与道家所追慕的“虚、空、静”、“以素洁为美”的境界相吻合。当儒家文化和佛、道教结合后,莲花包含了中国人心中所有美好的愿望和祝福,并使中国人对莲花纹饰的喜爱从一种集体的无意识的形式美和情感因素上升到哲理的高度。

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盛行,莲花纹开始大量出现,这不仅是当时社会时代的外在反应,更多的是与人们所追求的往生的精神状态相适应。莲花在陶瓷作品中的运用从东晋的初露端倪到南北朝的鼎盛时期,莲化纹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此时期的莲花纹饰主要用于罐、尊、盏、钵、碗等器物上,这一时期罐类上的莲花纹尤具特色,典型的艺术莲花尊也就应时而生了。在技法上,除了延用重线浅刻外,还采用浮雕、堆塑、模印贴花等多种技法。莲花是佛和净土的象征,此时期莲花的象征意义和佛教有很大关系,莲花的风行也与南北朝时期佛教的盛行有着密切的关系。正因为人们对往生净土的信仰,把象征清净高洁的莲花作为了图案标志,反映在某些生活陶瓷器皿上,从而陶瓷的装饰艺术就产生了经过艺术提炼的莲瓣纹图案,并逐渐扩展开来。

到了隋唐五代后,莲花纹渐渐减弱了宗教内涵,多了几分生活气息,陶瓷莲纹的装饰涵义开始有了本土化的寓意。同时由于绘画艺术引入陶瓷装饰领域,完整的莲荷图案、水禽莲池图案开始以绘画的形式出现在陶瓷装饰上,因而它的涵义也就被拓展得更宽更广,并显示出了伟大的魅力与独特的风格,开始慢慢地变为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与形式。“幻想的宗教世界已和现实生活结合起来,并把外来艺术的精华水融地融入本民族的传统艺术中”。隋唐陶艺莲花纹饰的装饰工艺除了沿用前代刻花等工艺外,印花工艺在这一时期很流行。这时期莲花纹饰造型更加丰富,装饰感也比前朝更强,而且还出现了新的装饰形式,即宝相花纹,这种纹样是综合了莲花、牡丹等花卉的优点,形成了一种更富美感的纹样。这一时期的莲花象征意义除了有佛教的象征意义外还有道教的象征意义,莲花被赋予了道家仙气。

宋代以后佛教世俗化,莲花纹的装饰虽然还有大量美好的作品出现,但宗教意味已经淡薄,莲花已失去了其宗教含义而成为优美的装饰题材。宋代莲花纹装饰风格简洁明亮、秀丽典雅,荷塘风光、河池水禽、婴戏莲花等富有民间生活气息的图案大量出现,莲花的形态更是婀娜多姿。宋代的吉州窑、龙泉窑、景德镇窑、磁州窑、定窑的瓶、枕、盘、碗、罐上的莲花纹饰,其装饰丰富、姿态优美。其中以一花一叶的装饰较多,器皿上的画面用深而宽的斜向刀痕将荷叶的轮廓刻划出来,同时舒展开的荷叶托起一朵莲花,划以浅而密的篦纹来表示花脉的叶筋,这就使整朵花的立体感增强了,也显得更加地活泼有力。缠枝莲的构图多出现于碗、盘、瓶、罐等器物上,构图也较为普通。莲花纹饰此时的象征意义已经逐渐摆脱了宗教的干扰,民间的象征意义除了延续之前的象征女性的美丽纯洁,以及象征生殖崇拜和美好爱情等之外,在宋人周敦颐《爱莲说》的影响下,又多了一个君子的象征意义,很多文人喜欢以莲花来比喻君子的优秀品质。

元代的莲花纹装饰工整繁密,莲花图像刚劲有力,体现了元代粗犷豪迈的民族精神。陶瓷上的莲花装饰手法开始向绘画演变,极少有划花、刻花。陶瓷莲纹装饰中的莲瓣肥大,莲瓣与莲瓣间有空隙,瓣中绘有杂宝等各式纹样,其绘画精致,纹饰构图严谨,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元代,青花瓷大量出现。莲花元素是元代青花瓷器最常见的装饰,这种经过变形的莲瓣俗称“八大码”,它是梵文的音译,就是莲花的意思。花瓣较尖,顶端向内收起,花瓣表面有很多装饰图案。外廓由外粗内细的两道线构成,线条转折生硬,显得棱角分明。元青花莲花纹饰的组成要素和基础是基于宋代流行的把莲纹饰,而把莲纹饰又与佛教的瓶莲纹饰有着构图形式上的传承性。元青花莲纹类型丰富,而且构图工整,表现出庄严和规范的风格,瓶、罐、壶等器物多在腹部或肩部饰莲瓣及莲叶纹。

明代的莲花图像装饰性很强,无论是造型还是构图,都达到了非常精致沉稳的程度,这时期的艺术特征是端庄敦厚富贵却不浮华。明代在继承宋元时期的莲纹装饰基础上,对莲纹装饰有了更多的变化,多以缠枝、串枝形式装饰器物。缠枝莲纹图案的构图优美,枝叶连绵起伏、节外生枝、枝外生节,花叶都作了装饰性的改变。连绵起伏的缠枝莲,仿佛是莲花的根长茎、茎生叶、叶长花而代代相传、生生不息的生长特点。缠枝莲花纹的装饰有着各种不同的形态,有的是以缠枝莲纹为图案的花瓶和圆盘,有的是在缠枝莲花纹之中,以“暗八仙、八宝”等图案来衬托。除了单纯的缠枝纹外,还出现了大量与莲纹合绘的图案装饰于陶瓷器皿的表面,如龙穿莲、凤穿莲、缠枝莲托八宝、缠枝莲托梵文等。这一时期的莲花纹饰中莲瓣较宽大,排列渐紧,瓣与瓣间空隙渐小,以至于无,莲瓣完全连在一起。

清代是中国彩瓷艺术的最高峰,随着青花、斗彩、五彩以及各种釉上彩绘的出现和成熟,莲花题材在陶瓷装饰上更为多见。明代成化年间就已经开始出现釉上五彩,到了清代康熙年间则是五彩描金。素三彩的荷花纹瓶,运用矾红勾勒出红莲的五彩,用素彩来勾染白莲与碧莲,可谓是高雅脱俗。清朝人们对繁缛的事物比较喜爱,“繁缛精巧”是清代莲花纹饰的一大特点。清代缠枝莲一改明代疏朗自然的风格,开始向繁密、规整、对称发展,经过美化变形的花头和枝叶,姿态万千,装饰性很强。清代时期的莲花纹饰多以莲花和童子,以及鱼等其它纹饰组合在一起,“图必有意,言必吉祥”,组合成能够表达特定含义的一种寓意深刻的图案形式。有关莲花的吉祥图案主要是以莲、鱼、鸟、童子、龙凤等组合的吉祥图案,如“双鱼戏莲”“蜻蜓荷花”以及“鸳鸯戏莲”,这些纹饰象征爱情幸福、婚姻美满。陶瓷器上的莲瓣逐步变形,即所谓异化,图案化,或似像非像,更加具有装饰性和生活化。

莲花纹样经过历史的演变,无论是在儒、释、道诸艺术中的特殊意义,还是民间简单的图样装饰中,都有着它独特的魅力。莲花作为千百年来人们所寄托的追寻向往美好的载体,展示着清廉高洁的精神。每个时期由于社会习俗,个人审美以及人们生活方式的不同,会使莲花装饰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莲花纹经历了从具体到抽象,从写实到写意的转变过程,由最初的生殖崇拜、宗教符号发展到爱情的象征,君子的代名词。莲花纹样正是因为在陶瓷装饰中易于刻画、雅俗共赏、平易近人的各种特性而沿用至今,其生命力是强盛的。随着人们的审美观念的变化,莲花纹样它所表现的具体内涵也随之发生了转变,这种转变是它得以长期延续的根本所在。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