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元收藏品滞拍 引发古玩界业内第一案

估价几百万的藏品两年都卖不出,还被收取了不菲的托管费——今年1月、4月,两位“恼火”的藏家先后将广州古今通宝展览交易中心(下称“古今通宝”)告上了法庭。而被告方也连呼冤枉:我们明明是想创新古玩界交易模式,凭什么因藏品卖不出就被扣上“诈骗公司”的“帽子”?

沸沸扬扬的纠纷,至今仍在等待法院的一纸判决。而在古玩收藏界,由此引发的思考和争论难平。古今通宝到底是“创新经营模式”,还是古玩行业“最大的骗子”?谁才拥有古玩鉴定的最终话语权?

家住广州市天河区的许洋,现在正对着她那13件曾被估出“天价”却又拍卖不出去的“古董”发愁。让她更郁闷的,是法院的判决迟迟下不来。她急于和另一位相同遭遇的四川“藏友”李尧“讨一个公道”。

“按照规定,李尧案件的一审判决应该是6月10日出来的,现在都过去十来天了,还是悄无声息。打电话过去问,法院只是一再地叫我们再等等。”许洋无奈地告诉记者,由于没有过类似先例,“成都李尧案”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业内第一案”。

许洋向《中国经济周刊》叙述了事件的始末。2007年3月,许洋带着19件藏品到广州古今通宝进行鉴定。“古今通宝安排了一名叫黄其昌的专家给我的13件藏品做鉴定,价格从10万元、20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据了解,这13件藏品的总估价是700多万元,其中,她的一对花瓶被专家鉴定为“宣德官窑青花釉里红瓶肩盘龙大赏瓶”,估出了438万元的高价。

在交了两万多元“鉴定证书费”后,许洋与古今通宝签订了拍卖托管合同,将藏品委托给古今通宝拍卖。2007年3月和4月间,双方共签订了8份包括全托管、大拍展览和小拍展览的协议,各项费用总计74720元。

一年中,这些藏品一再降价,总价喊到了30万元,依然无人问津。2008年8月,许洋在要求收回藏品未果的情况下,注销了与古今通宝签订的拍卖托管合同。

今年4月15日,认为自己“被古今通宝和鉴定专家合伙诈骗了数万元证书费、手续费”的许洋,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交诉状,请求撤销与古今通宝所签的8份协议,退回相关费用74720元,并索赔23000元。

“古今通宝当初白纸黑字承诺过,保证拍出。”许洋向记者出示了她一直保存的收费凭据、鉴定证书以及合同。记者看到,在古今通宝“全托管”收费标准的备注栏,的确写着“一经选中,保证拍出”字样,但这一条在其随后签订的托管合同中却并没有体现。

这么明显而关键的区别,为何许洋在当初签订合同时却丝毫没有发现、没有提出疑问?对此,许洋解释说,在古今通宝的信誓旦旦下,当时她对古今通宝已经采取了完全信任的态度。“而且他们的业务员游说得太厉害了,简直由不得我不信。”

和许洋类似,2007年,四川农民李尧的一件瓷器在成都古今通宝被鉴定专家黄其昌鉴定为南宋龙泉精品,估价500万元。李尧于2007年9月7日与该公司签订协议,向公司缴纳了服务费11800元,委托该公司代为拍卖、展示、包装、保管、交易和销售。但之后该瓷器降价到10万元仍卖不掉。

2008年11月3日,双方商议后将瓷器送到了“北京中博文物检测鉴定中心”做检测,检测结果是李尧的瓷器并非南宋龙泉精品,只是清代晚期作品。

2008年12月20日,盛怒之下的李尧将一篇题为《古今通宝是狼,古今专家是狈》的帖子挂上了古今艺术网,痛斥古今通宝“与专家狼狈为奸,以鉴定的方式把赝品鉴定为真,把不值钱的鉴定为国宝级的,以达到骗取托管费的目的。”截至6月21日,共有74854人次浏览了该帖,回帖达3650条,网友在论坛展开了“唇枪舌战”,有的斥责古今通宝是“骗子”,有人大骂李尧“疯狗”、“无赖”,言辞异常激烈。

“古今通宝就是诈骗,而且还是高级诈骗,行骗网络遍布全国!”电话里,李尧非常气愤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自从他把手机号码在帖上公开后,每天都能接到十多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受骗藏友”的电话,“姓名、号码我都记录、保存下来了,目前已有700多位。”

李尧告诉记者,早在许洋上诉之前的今年1月,他已经一纸诉状,以合同欺诈为由把古今通宝告上了成都市高新区人民法院。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