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尧辉黄杨木雕《城市老记忆》系列7月21日即将上线“豹豹青春宇宙”数字藏品平台

原标题:吴尧辉黄杨木雕《城市老记忆》系列7月21日即将上线“豹豹青春宇宙”数字藏品平台

吴尧辉黄杨木雕《城市老记忆》数字藏品系列7月21日即将上线“豹豹青春宇宙”数字藏品平台。《城市老记忆》黄杨木雕系列一套六件,分别为《甜蜜童心》《柳巷飘香》《一炮走红》《千锤百炼》《高山流水》和《势均力敌》。

吴尧辉,浙江乐清人,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木雕艺术大师、中国传统工艺大师、温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乐清黄杨木雕”代表性传承人。青年时,吴尧辉师从虞金顺学习黄杨木雕,还曾深得叶润周的悉心栽培。吴尧辉的作品线条简练、古拙雄健,极具神韵。

吴尧辉说,“黄杨木雕是根植于传统文化土壤的艺术,已形成了自身的表现方式,传承到今天,若要使这一具有浓厚文化积淀的传统艺术走向现代,需要在表现形式、手法、内容上有破有立。”

木雕,是中国民间美术中的一朵奇葩,被誉为“国之瑰宝”。从地域上来看,最具影响力的是“四大木雕”:浙江东阳木雕、浙江乐清黄杨木雕、福建龙眼木雕和广东潮州金漆木雕。四大木雕流派各具特色,而黄杨木雕更为耀眼。黄杨木雕作品一般规格不大,传统题材多为人物类,主要采用圆雕技法进行雕刻。

吴尧辉先后创作了二百多件黄杨木雕优秀作品,获国家级、省级特等奖、金奖五十余次,黄杨木雕作品《赏乐》和《大唐盛世系列组雕》两次荣获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2018年,《木里乾坤——吴尧辉木雕艺术精品展》在浙江省博物馆成功举行。经过近四十年的学习、研究与探索,吴尧辉在木雕技法、艺术语言及创作理念等方面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

艺术,因细节而生动。“让大家从一件经典作品细节中,体味文化传统的审美情趣、生活哲学和人文情怀。一件好的作品必须做到形神兼备。有形无神或有神无形,都不能视为佳作。”

《城市老记忆》黄杨木雕系列作品,吴尧辉取材于普通人的老城故事,以木雕艺术语言来记录时代文化变迁。作品定格了生活中的温馨瞬间,感动常在,保留着老手艺的岁月痕迹,历久弥新。

黄杨木雕作品《甜蜜童心》和《一炮而红》生动形象地刻画了“兑糖儿”“爆米花”的旧时市井生活场景。在黄杨木雕作品《柳巷飘香》中,从人物至器物,小至锅碗,大到灶柜,作者无不精雕细琢,阵阵馄饨香仿佛就流淌在作品周围。

在温州,馄饨担是曾经的“百姓食堂”,黄杨木雕作品《柳巷飘香》传神地还原了这种老味道。本人供图

吴尧辉说:“我希望在创作题材上,有破有立,一改传统黄杨木雕专注于仙佛道圣、把玩清供之类的狭窄题材,使黄杨木雕在手法、题材上与当代艺术融为一体。”

“黄杨木雕的制作工艺非常复杂,从设计到成品需要经过十几道工序,期间至少需要四十多把雕刻刀具。这是其它雕刻艺术难以比拟的,更是现代机械技术无法代替的。”吴尧辉说。

黄杨木雕作品《千锤百炼》不仅记录了打铁行当的日常,更寓意着作者崇尚“千锤百炼”的艺术态度。

圆雕,是黄杨木雕主要的雕刻艺术表现形式之一。以圆雕技术创作而成的黄杨木雕作品,可以“360度无死角”欣赏,这是一种具有三维空间艺术感的雕塑艺术,随着欣赏视线的移动而不断变化,能产生“移步换景”的艺术效果。这就对黄杨木雕的造型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四面必须有变化和差异化,并且力求在每个角度都具备完美的观感。

吴尧辉说,“传统工艺美术不应徘徊在技艺的层面,而应当追求意境,要在充分掌握传统技法的同时,与当代意识有机融通。这就要求工艺美术应当从‘以工为巧’的层面走出,成为‘以艺入工’的当代艺术。”

黄杨木雕作品《势均力敌》在构图上,通过一只枪,巧妙串联起两个人物,弯曲的横枪与人物的肢体语言,无声地表达着势均力敌、千钧一发的那一刻,画面充满张力。

黄杨木雕作品《势均力敌》在传统木雕基础上,还融入了现代雕塑的艺术手法,荣获第二届浙江省工艺美术精品奖。本人供图

“当代雕塑艺术讲求体量感、空间意识和视觉张力。乐清黄杨木雕在具备了雕塑形态的同时,又呈现出两点特色。一是根植于传统雕刻的以线塑形的法则,二是吸纳了西方写实造型体系对于结构、比例、动态的表现手法。”吴尧辉说。

吴尧辉创作黄杨木雕时,正是用心把握了这两点,使得其作品既具备传统艺术的技法传承,又富有现代艺术的表现特征。

这种传统与现代的碰撞,在黄杨木雕《高山流水》中得到了非常生动的体现。该作品借用“高山流水”的典故,“高山”指高擎的龙壶,“流水”为倾泻的香茗。专家点评时提到:《高山流水》作品诗意抒情,写实般的人物刻画,雕刀游走间“笔笔到位”,线条达到了白描的艺术效果。

黄杨木雕作品《高山流水》多次荣获金奖,现收藏于中国工艺美术馆。作品以巴蜀茶艺表演为题材,刀法简洁洗练,衣纹线条柔和,虚实相间,体现出茶文化的高雅内涵。本人供图

黄杨是一种珍贵的木材,质地细密,纹理清晰,色泽光洁,黄杨木生长缓慢,直径碗口大小的黄杨木,需要百年才能成材,因而愈发珍贵。

“在长期的对黄杨木雕的创作中,我对黄杨木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情感。这种情感来自于对大自然造化的感恩,来源于心灵深处。当心灵的情感与大自然的造化产生共鸣时,就激发了我的创作之情。”吴尧辉说。

在吴尧辉看来,“黄杨木这种材料非常珍贵,大自然赋予其细腻、光洁、温润的品质。随着岁月的更迭,其色泽更加沉稳,淡淡的褐色有一种淡雅之美,这种美是一种与中国人审美心理联结在一起的中国文化的美,具有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质朴、含蓄、温和、内敛的特点。”

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一书中提到,“中国艺术是一种线的艺术”。对此,吴尧辉有深刻体会。“我在创作中尤其重视以线塑形,讲求线的神韵这种造型方式,这种方式与传统绘画有关,应视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延伸”。

吴尧辉说,“若要让这一具有浓厚传统文化积淀的艺术走向当代,需要在继承中求变化,有破有立,因为木雕艺术应是当代的艺术,应有它的当代精神,形成木雕艺术的当代形态,应是多元的而不是保守的。”

以黄杨木雕为代表的中国艺术,根植于传统文化的土壤之中,根植于民间的风土人情之中,根植于人们对人生、自然以及社会传统的理解之中。“对木雕艺术的认识,不能仅限于传统的工艺层面,因为这一古老的工艺美术门类所承载的文化内涵,不仅属于过去,也属于现在和未来。”吴尧辉说。(通讯员王培文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杨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